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装修百科 >

穷人不配生活在电视剧里

  每天,我都会从鹅绒枕头上艰难起床,然后提着刚买的LV包包,踩着Guc-ci小短靴,在工作人员急促且尖锐的哨声中,艰难地挤进地铁。

  如果时间来得及,我可能会在吞下45元一碗的馄饨后,再吃一块来自日本299元一盒的木糖醇口香糖。

  虽然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时尚编辑,但好在我身边的朋友都很争气,要么是穿着白大褂、诊所一眼都看不到边际的帅气牙医,要么是有着上亿身价,每逢过生日就会送你一片鱼塘的霸道总裁。

  而且小编辑也有小编辑的烦恼,最近我的这两位朋友总在同一时间约我吃饭,这一度导致我在帅气和金钱面前进退两难……

  《三十而已》的王漫妮,因为喜欢一个阳台,便毅然决然地搬进月租七千的房子里。为了享受一次游轮上的高级餐厅,即使自费一万八也要将普通舱升成行政仓。举手投足间,尽是对上流生活的憧憬和满足。

  《小欢喜》的方圆一家,与其他两家的雄厚家底以及千万企业相比,他们家应该是最普通、最焦虑的一方了。但即便如此,他们仍然能住在八位数的北京学区房内,供孩子上一学年15万5的高中。

  《恋爱先生》的罗玥,号称是一没钱二没势的职场新人。可她住的是北京三环内精装公寓,开的是三十几万的凯迪拉克。虽然实习期只有8000的工资,但一万块的头等舱说升就升,牙医诊所一万二的卡说办就办。

  《我的前半生》的凌玲,即使在最穷困潦倒的时候,她也住着6万一平的紫薇园。离婚后的罗子君,搬进了儿子哭着喊着都不愿意住的破房子,可就是这所谓的破房子,也价值11万每平。

  诚然,他们也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,但他们的困惑、他们的焦虑又实在让我们望尘莫及。

  当这帮“普通人”在商量着到底要不要卖房还债的时候,我还在为买房凑不够首付而一筹莫展。

  当这帮“普通人”住进精装修的高档公寓时,我正躺在几十平米的出租屋内为了算满减而煞费苦心。

  看过以上电视剧的各位,应该都产生过这样一个疑问。那些电视剧里的穷人,究竟去哪了呢?

  虚伪怯懦,唯利是图。遇见了富家小姐蒋南孙,立马就要甩掉青梅竹马的女友袁媛。

  他们总是不修边幅,即使在现代化的城市里也依旧我行我素。他们总是突然出现,然后用撒泼耍赖的方式打出一套让主角无法招架的连招。他们又总是忽然消失,在拿到想要的东西之后,便满心欢喜地回到自己的小天地。

  在这些电视剧中,好像只要你是个穷人,你就自然而然地站在了善的对立面。所有人都在试图和穷撇清关系,哪怕提到那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小县城,也都是满脸的鄙夷嫌弃。他们眼睛看的是北上广,嘴上谈的是互联网,什么三四线小城市根本不放在眼里。

  讽刺的是,明明去年总理才说过,中国还有6亿人,每个月的收入不足1000元。然而我们却只能从以前的影视剧中,才能找到一点现实的影子。

  但普通人也会渴望爱情,并且她常常在自己的两位追求者——车间主任和大学生之间犹豫不决。

  也许是出于对浪漫的憧憬,也许是出于对大学生的仰慕,种种因素让她毅然选择了后者。

  但可惜婚后生活非但不浪漫,反而充满坎坷,于是举国皆哀刘慧芳便成了当时最火爆的热搜话题。

  那时的职工平均一个月可以挣一百块,那时的衣服大概五块钱一件。但刘慧芳仍然舍不得买,一件花格子衬衫,她穿了四十几集。

  可说是幸福生活,但我们看到的场景,却是一个老太太与五个兄弟姐妹艰难挤在两间小平房里的窘境。

  他们吃的是韭菜馅儿的饺子,穿的是最普通的衬衫,但我们却仍能感受到其中浓郁的烟火气。

  那年是1995年,下岗浪潮不幸把张大民也裹挟其中,在这期间,创业失败、亲人离世都让这个家庭离幸福生活越来越远。

  但在张大民眼里,只要能看着孩子吃奶,看着媳妇吃炸鸡,看着妈妈吃冰,就已经是他最大的幸福。

  普通人在大环境下,往往没有反击的权力。他们能做的,也仅仅只是苦中作乐,随遇而安。

  有人说辛辛苦苦上了一天班,就想看点龙傲天式的爽剧,什么家长里短、穷苦人生,自己在生活中早就过够了。现代人都看不下去,就更别指望编剧去写了。

  从陈凯歌的《黄土地》到贾樟柯的《三峡好人》再到最近的《山海情》,每一部都是口碑、收视率双丰收。

  他们从未自诩这部剧有多真实,但只要看过的观众,都会被剧中满满的细节给吓到。

  很多人不想花这个时间,所以干脆把他们变成一个蛮不讲理的反派。穷人本可以更加体面的出现在镜头前,而现在,却成了编剧们偷懒的牺牲品。

  用专栏作者毛尖在一个演讲中谈到的来说就是:影视剧是中国最封建的地方,永远是按财产和地位来分配颜值,按颜值来分配道德和未来。

上一篇:当下穷人越来越多?中国6亿人月收入只有1okooo澳 下一篇:穷人在内卷富人在漏税